冬去春來,楊柳吐綠,溫暖的春風吹綠了一望無際的麥田。吹皺了靜靜流淌的河水,河畔垂柳舒張開了枝條,黃綠色的枝條上抽出了芽孢,在微微地春風中輕柔的拂動,就像一群身著綠裝的仙女在翩翩起舞能量水 功效。路邊的花樹含苞待放,迎春花露出嬌羞的笑臉。地裡的小草探出了頭,大地穿上了綠色的新裝。我感歎!春天的顏色真是五彩繽紛,太陽是紅燦燦的,天空是湛藍的,樹梢是嫩綠的,迎春花是嬌黃的難怪詩人愛吟詠春天,畫家愛描繪春天,因為春天是世界一切美的融合,一切色彩的總會。我很奇怪,這五彩繽紛的色彩為什麼會不約而同地選擇春天來到大地?

我隨手扯下一枝柳條,放近鼻間,輕輕地嗅著,一股股清香沁入肺腑,仿佛生命也綠了。眼前的花草樹木,猶如一位阿娜多姿,淺笑盈盈的婉約女子迎面走來。這讓我聯想起《雨巷》中,惆悵幽怨的江南女子,穿一件月白色的旗袍,結著一身丁香花的芳香,踏著細碎的步子,撐著一把綠油紙傘,輕輕地走在煙雨朦朧,悠長悠長的雨巷裡,那人、那情、那景,真是酒不醉我我自醉。

說起江南還是許多年前的一次邂逅鑽石能量水 消委會,時至今日還讓我記憶猶新。陽春三月,當北方還有些春寒料峭的時候,長江以南則已經鶯飛草長,滿城花香了。江南的古鎮,小橋流水人家、煙雨石板古巷。江南的美景數不勝數,杭州的巷、蘇州的園,周莊的橋,揚州的瘦西湖,還有水鄉那款款清流和小小的烏篷船。江南是多少文人墨客嚮往的地方,那樓臺香榭,那蘭亭樓閣,讓多少著名的詩人,名人、才子佳人,留下讓人感歎不已的唯美詩篇。晚唐詩人杜牧這樣描寫江南的美景: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樓臺煙雨中。後有詩風清麗的詩人,韋莊這樣寫他對江南的感受:人人都說江南好,遊人只合江南老。春水碧於天,畫船聽雨眠。壚邊人似月,皓腕凝雙雪。未老莫還鄉,還鄉須斷腸。女詞人皇甫松則從女性的視角為我們描繪了江南:閑夢江南梅熟日,夜船吹笛雨瀟瀟。人語驛邊橋。江南景致究竟有多好?有個故事可以說明:南北朝時,陳伯之叛梁北逃,他的好友丘遲竟以書信相勸,信中寫到,暮春三月,江南草長,雜樹生花,群鶯亂飛鑽石能量水 騙局。這句話引發了陳伯之的思鄉之情,終於回梁。

江南出才子,江南有佳人。明代著名畫家、文學家、詩人唐寅(字伯虎)的故鄉是蘇州,他的經典詩作。《桃花庵歌》是唐寅詩詞中最著名的一首,全詩畫面豔麗清雅,風格秀逸清俊,音律回風舞雪,意蘊醇厚深遠。雖然滿眼都是花、桃、酒、醉等香豔字眼,卻毫無低俗之氣,反而筆力直透紙背,讓人猛然一醒。唐寅詩畫得力處正在於此,這首詩也正是唐寅的代表作。唐寅不僅詩寫得好,他的畫在中國歷代畫家中,唐寅知名度最高,他的名字婦孺皆知,唐伯虎”三笑“點秋香,成就了一樁才子佳人的美好姻緣,在民間廣為流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