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綿的春雨天,氣溫低的有些反常,瑟瑟中抱怨著在花開的時節還要添加衣衫。潮濕的夜裡夢見的還是雨,空空的心頗感很不安靜。

早起時久違的陽光,透過窗簾的縫隙吻在臉上,暖暖的癢癢的感覺攪動著心緒。推開窗戶陽光已灑滿窗臺,綠蘿葉片上的雨珠仿佛是晶瑩剔透的水晶岩鹽,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爍著美輪美奐的光。

我走在江邊的廊道上,盡情地沐浴著溫暖的陽光。綠波湧起的江面,白色的鷗鳥很像是小時候折疊的紙船隨波逐流。一個拿著魚網的人,在江邊不停地走著,仿佛拿不定主意在哪裡撒網。

一個被經心打扮過的小男孩,手裡拿著一個粉紅色的棉絨玩具猴書包,嘟嘟著小嘴,用雙腳來回踢著一塊橡皮,慢蹭地走著,還不時地回頭看著什麼,好像在發洩著對什麼事情的不滿。在男孩身後不遠處走著兩個年齡不大的漂亮女人,一個在興致勃勃地講著什麼,一個漫不經心的在聽。那個在聽的女人的眼光,始終沒有離開過男孩的身上。仿佛這個女人和前面的男孩,有一條無形的線在牽連。

這時有五個又說又笑的女孩,從我的眼前蹦跳著跑向馬路邊,堵了兩輛計程車不知為什麼司機都沒有拉她們。她們一點也沒有顯出不快,依然說著笑著向前邊走去。我心想:我要是司機一定會拉她們,誰會讓美麗和快樂擦肩而過呢?真希望她們能在下一站搭上車。

滿潮時的江灣,水面似湖,平靜如鏡;倒映的樓亭和白雲如幻如夢;飛起飛落的鷗鳥,不時地劃破水面網路行銷,產生出陣陣的漣漪。

此時的我真的感覺有些超脫,任思緒在盡情地漫遊。

邊行邊看中不經意間一幅唯美的圖案攝入我的眼簾,直擊我心靈深處的柔軟。

輪椅上躺著一個老人,他閉著眼睛正在享受陽光帶來的溫暖。在輪椅旁坐著一位姑娘,她一手扶著輪椅,一手拿著一本書,正在聚精會神的看著。

我沒有看清那姑娘的面容,但我知道一定是位美麗的女孩。因為讀書多了容顏自然會改變。俗話說的好:腹有詩書氣自華。古人李笠翁看美人專看風韻,他說:風韻就是三分容貌有姿態等於六七分,六七分容貌乏姿態等於三四分。曾國藩也講過:人之氣質,本難改變,惟讀書則可變化氣質酒店式公寓。古之精相法者,並言讀書可以變換骨相,欲求變之法,總須先立堅卓之志。可見愛讀書的女人最美麗,這種說法還是有些道理的。

早年我認識一個女孩,她在職場打拼多年,現在可謂事業有成。她就有兩個習慣:一是晨跑;二是讀書。她說:晨跑是為了鍛煉體魄,已適應職場的快節奏;讀書是在不斷地充實自己,讓自己的思想能在書海裡,更加深入地思考。她常說:“我把化妝的時間都用在讀書了,其實就是讓人不僅看到我的表面,更要看見我的深度。”

化妝只是為了面子,而讀書是給心靈最好的妝扮。

輪椅上的老人醒了,姑娘收起了書,推著輪椅迎著太陽慢慢地向遠處走去。

我望著漸行漸遠的身影,心裡不在感覺空虛了。因為我找到了解決的方法,那就是去讀書!

去享受書中的美好吧!肯定會有在田裡收過稻穀的感覺。我想假如還有下雨天,在也不會有空空的心那樣的感覺,因為我會在書裡看見陽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