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教育於是就給爬在“梯子”上的人頒發了文憑,我們的用人制度於是根據這些文憑給予相應的職位和職稱,社會因之就稱這些人是什麼長什麼師什麼家的功成名就的云云。

因此,一懷上孩子,就立刻把“梯子”搬到了媽媽凸凸的腹部,簡稱“胎教‘,孩子一落地,父母就把孩子抱在”梯子“上,美其名曰”幼教“,孩子從此就在”梯子“上玩耍,父母根本就不怕孩子會從”梯子“上摔下來,因為我們的哲人說過孩子爬在”梯子“上不但是安全的迪士尼美語世界,而且是營養的,因為”梯子“上全是”聖水“。

在“梯子”上被嚇的惶惶然的孩子只能一動不動的抓住“梯把 ”,沒有一個人能理解孩子此時此刻的情緒,雖然所有的成人都說自己是多麼的愛孩子!在“梯子”上一動不動的孩子,被所有的人定義為是“笨蛋”孩子,假如孩子從“梯子”上摔了下來,被摔下來的孩子就成了“無用”之人,有的甚至把“不可救藥”、“文盲”、“垃圾”、“人渣”的牌子掛在了孩子的脖子上,孩子從此就背著這些沉重的負擔長大……

在“梯子”上爬得最快的孩子被大家成為天才,幾乎所有的人都對他們發出了雷鳴般的喝彩,全世界所有的燈光都一起照亮著他們,把他們照成了絕非凡夫俗子的閃亮金身。因此,這些在“梯子”上爬得最快的孩子很快就爬到了梯頂,他們為了掌聲的繼續,拼足力氣向上猛躍,有的一下子就躍上了“天堂”,從此就以神仙自居;有的只是躍上了雲端,從此就騰雲駕霧,做著雲裡霧裡的事,說著雲裡霧裡的話,寫著雲裡霧裡的文章;有的力氣不夠,一下子從半空中摔了下來同珍王賜豪,被摔下來就有落寞感,此時此刻他們對天上的神仙是又恨又妒,對地上的萬象又不屑于一顧,於是哀怨不斷,牢騷不斷,仿佛悲天憫人似的,時間一久,他們就變成了寒酸、迂腐的樣子。

在“梯子”上爬得不快不慢的孩子,他們就這樣一直爬著,他們從童年就開始爬著,他們長大了也繼續在“梯子”上爬著,他們非常願意就這樣繼續爬著,因為這樣繼續在“梯子”上爬著,有穩定的工作,有穩定的愛情,有穩定的人生,因為“梯子”就是他們的“鐵飯碗”,“梯子”就是他們的命運,“梯子”就是他們的人生,他們總是自以為自己比地上的人站的高,他們總是自以為自己有文化有素質,他們總是自以為自己已經“一覽眾山小”了,他們甚至總是自以為自己是清高的,在他們的眼裡,地上的人一身灰塵,俗不可耐。這些人就這樣一直在“梯子”上爬著,爬了一輩子,一輩子也沒有爬到“梯頂”,他們其實只是’梯子“的迷戀蟲,他們的命運就是”梯子“命運,他們的人生就是”梯子“人生。

哲人說書就是天梯,這一句話改變了歷代無數人的人生,把歷史變成了赤裸裸的“爬梯 ”史,“梯子”上的明爭暗鬥,鬥來鬥去就為了一口穩定的飯,就為了身上能多鍍一點光亮,可結果是許多的不如願啊!慢慢想來,這些“爬梯”人真夠可憐啊!

地上站著的人,是身上佈滿了灰塵,是有些俗不可耐鑽石能量水,是沒有“帽子 ”,是沒有閃閃的金光,但這些地上站著的人站著就是一個“人”字,做的是人事,說的人話,寫的人文,談的是人愛,想的是人情,走的是人路,要的是人格,一輩子過的是人生!

就比如我們讀書,書一定是人寫的,書裡面的文章,我們一讀,就會發覺:那些過分拘謹的文章,其實就是“梯子”文章,要麼之乎者也,要麼東抄西謄,要麼嚶嚶呀呀,要麼悲天憫人;那些白雲悠悠之類的文章,其實就是“騰雲駕霧”之類的文章,文辭華而不實,通篇雲裡霧裡的,讀者讀的時候就像吸海洛因,飄飄然,是一種曼妙的享受,但“享受”之後,發覺“殘渣”變成了自己思想裡的腫瘤,這是典型的“縹緲”文章;那些“雷鳴”和“電閃”的文章,其實就是神仙文章,要麼引經據典,要麼上綱上線,要麼就是“緊箍咒”理論,讀者讀了以後慢慢的就變成了唐玄奘或孫悟空,這是一種洗腦文章,讀者讀了後就成了他們的鐵杆粉絲,最後心甘情願的就成了維護他們神仙的工具。地上站著的人寫的文章,讀者讀到的是花兒的清香和泥土的氣息,這些文章也許有奔騰,也許有緩緩,也許有汗漬,也許有悲離,也許有冰霜……但這些全是生命的本真,是原始的地氣,讀者讀了過後一定更健康!

花兒欣欣向榮,這是可愛的生命啊!山泉滴下發出了“叮咚”的聲音,這是水的《唐詩宋詞》;燕子無拘無束的飛來飛去, 這是自由的光芒在閃爍;泰山高聳入雲而不狂傲,這是厚實的執著精神……世上的一切生命,都隱藏著文化,世上的一切生命,都是一本本可學的書,世上的一切生命,本身就是一篇篇可讀的文章……因之,我們何須爬著“天梯”去獲取這些睜眼可及的知識?

我們人,本身就是生命的精華,因之人本身就是文化之最!因之人之初的真善美,不正是我們忙忙碌碌一輩子要探索的嗎?現今,還有多少人還保持著當初的真善美?我們把當初的真善美一點一點的遺忘,自己給自己硬塞進去一些“物欲 ”的虛妄,美其名曰“進步”了,“成熟”了,八面玲瓏了,有境界了,懂事了,有知識了,真如此嗎?

我們去爬“天梯”,還不如多走走路,走著走著,就走成了散文;我們望望藍天,心裡馳騁 起了翅膀,這就成了詩歌;我們一不留神掉進了溝裡了,在溝裡倒騰來倒騰去,這就成了小說;我們從溝裡爬起來,拍拍身上的灰塵,提醒自己以後走路要聚精會神,這成了雜文……處處都是知識,處處都是文章,處處都能“妙手偶得”,處處都是心不想就能事成,人生何處不是春風?人生何處不是得意?

所謂“有心栽花花不開,無心插柳柳成蔭”就是在暗示我們其實事事本簡單,很自然,不要因為所謂的“理想”去爬“天梯',搞得自己心力疲憊,一輩子全是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