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一個女人,到了不惑的年齡,當你已經感覺小時候已經離現在很久遠的時候。在某一天,或某一階段,你會突然覺得,塵世間的許多人或事,自己都能忍受,都已經看懂,看透。也能夠總結出許多叫做“經驗之談’的東西來。你會覺得原來自己很渺小,渺小得只能夠在自己小小的生活圈中勉強生存而已。

記得哪位名家曾這樣說過:“當一個女人,在成長或生存過程中,總想給自己找個導航的先例,往往依賴前人之鑒做後人之事。其實人最好的人生導師,那就是你自己”。在你生存過程中也在不斷受社會和你所處的時代影響著,但最終貫穿首尾的基本條件離不開自己生命的完整性,那些瑣碎的貫穿形成了你生存的巨大力量,在一點一點的體現著一個人的完整價值。在我們的童年時候,我們愛玩具,少年時候我們喜歡學知識,青年時期我們喜歡異性,到了不惑的時候,我們喜歡自己的孩子。在喜歡的過程中,我們又覺得自己有義務和責任,給予自己喜歡和愛著的人更好的物質供給。這樣就會激勵你去奮鬥和創業。這樣,在你一次次求勝中,在一次次艱難的鋌而走險中,一個較完整的、成熟的自己就慢慢塑造出來了。

當一個女人,有了自己的孩子的時候,我們會覺得自己很擁有了。但也因為這個擁有,而讓自己變的更加盲目驕傲。好長一段時間,在竊喜的忘我裏,你會覺得,我的孩子一定和別人的不同,他將來一定會很出色。總自己默默地給自孩子設置將來要走的生存路線。可當孩子一天天長大,溶入學校這孩子群中,你的心裏會有許多微妙的改變。當你的孩子還算不上眾多孩子裏的姣姣者的時候,你會一天天完善和真實你的看法。你會突然間覺得,原來,我的孩子也要過平凡的生活,也要這樣和普通人一樣完成自己一生的路程。

記得有一天,我的女兒給我說過這樣的一句話,她說:“媽媽我現在才明白,我長大的過程,就是一天天向社會妥協的過程”。細細想想,我覺得這話很有哲理性,孩子長大的過程也是父母妥協的過程。孩子向家長,向社會,一天天妥協,覺得那些曾經幻想的理想,離自己越來越遠,越來越不真實。而家長也在向孩子妥協,向成長妥協。孩子長大了,會不在乎家長的一些說教,又無奈如今競爭力的激烈。讓家長很失意,覺得沒法控制這樣的局面,只好一次次的向孩子和社會妥協。

而女人到了成熟的年齡或36歲以上,會又相逢一次人生的第二春。這期間,甚至迷失自己,因為隨著孩子的長大,夫妻雙方不再以對方做為關注的對象了。你會有許多的不適應,不滿意因素積存在心裏,會對婚姻現狀從新審視。也許到了這年齡,這時候才明白自己想要的生活的另一半是什麼樣子的人。塵世俗子的我們,也許渴望又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,渴望一個能以自己為中心的愛人。可是,在中國延續了幾千年傳統習慣的今天,不允許你有一點點閃失或放縱自己的想要。於是,人們成癮與某種愛好去稀釋自己的奇怪心裏需求。沉溺與酒色、珠寶、音樂、文墨去填補自己空虛的靈魂。有人變的更理智和睿智,而有的人則變得更脆弱或頹廢。有人更加清晰自己為之奮鬥的目標,會更加奮起。而有人會常常感歎,感歎青春不再,韶華易逝。 其實人的忍耐能力是不可估量的,尤其是女人更有柔韌性。因為女人經歷過‘生“的痛苦,在孕育一個生命的漫長時間裏,她將各種苦痛都已經品嘗過了。所以,在以後的人生道路上不論再遇到多大的坎坷,都能承受。而男人是以剛強立足於社會,在家庭和社會上總覺得自己很強大,但偶爾遇到某種打擊的時候,往往容易走向極端,要麼更加奮發,要麼更加頹敗。

當我們偶爾翻出自己二十年前那會年輕的相片時,男人會心情緩釋,眉宇舒展。而女人會淚眼盈盈,心情會黯然。我們曾經那麼純淨過,那麼輕鬆過。而今天讓我們苦惱不堪的,讓我們心裏沉重的那些責任和義務,讓我們常常心情恍惚,精神緒動,好似原本一切本不屬於自己了。青春,理想,夢想。想到人生的起點和終點,也許男人會更加實在殷實,而女人也許多了點空靈空虛。似乎一切都放鬆了,似乎一切又那麼緊迫。是沒有想法的心情鬆散了,是年齡的壓力讓人緊迫了吧。我記得文豪名家寫過這樣的一段話:“ 我最合適什麼?最做不得什麼?容易上當的彎路總是出現在何處?最能誘惑我的陷阱大致是什麼樣的?具備什麼樣的契機我才能發揮最大的魁力?在何種氣氛中我的身心才能全方位地安頓?……這一切,都是生命歷程中特別重要的問題,卻只能在自己以往的體驗中慢慢爬剔。昨天已經過去又沒有過去,經過一夜風幹,它已成為一個深奧的課堂。這個課堂裏沒有其他學生,只有你,而你也沒有其他更重要的課堂”。所以人的一生,只有自己去體味自己從生到死酸甜苦辣。開心的,傷感的,都一一收藏在自己漫漫生命歷程的行囊裏。細細審視,慢慢解懂。

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,是真正的亂世。真的或許恰恰是假的,丟掉的東西也許正好是自己最該珍惜的東西。所以,什麼也在意,什麼也別在意。如果有可能,那麼還是常常檢點一下自己走過的每一個腳印,勤於總結,樂於重溫,大膽追求,善於修正。別讓自己變的庸俗了、圓滑了、變節了。多點熱情、多點感恩、多點愛心,去過我們剩餘的那些已經是日落黃昏的日子。人的一生,註定是由激越到平淡,又註定從喜劇開始到悲劇告終。如果,最終的結局我們已先知,那麼,還是讓我們安心於生活原始的淡然吧。用不悲不喜,泰然處之的心態,認真去丈量這段生死的路程,儘量給孩子留下點什麼,給後人留下點什麼。

當一個女人,到了人生不惑的年齡,到了生人的這般年齡。生活還是這樣的生活,只是一切都不復當初,一切慷慨激昂偶爾翻起,早已人事全非。相同的日出日落;相同的星辰閃爍;相同的曉風殘月。不同的是,歲月在長久的煙雨沖刷中,已經斑駁難辨了。老了容顏,倦了記憶,冷清了心情。一切滄桑如千年塵埃,慢慢的在落定,落定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