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樂還說如果可以,陪我去看蔚藍的大海,在大海邊看血紅的、圓圓的太陽,從海平面一躍而起的美麗;如果可以,去看遼闊的大草原,在大草原上盡情地唱歌、打滾、狂奔、呐喊;如果可以,陪我哭陪我笑,陪我閒庭信步,陪我淡看雲卷雲舒,無論是柳暗花明還是荊棘叢深,都會永遠陪著我。我心動我陶醉,覺得幸福溢滿心底。

當我冷靜下來的時候,現實是殘酷的。雖然我的婚姻不是很幸福,但,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溫馨的家,我只有把那份介於友情與愛情之間的情深藏。當我向小樂坦白後,小樂沉默了很久很久。清醒與冷靜維繫著這份深深的友情,漸漸地,彼此話也少了很多,有時候我覺得有一種窒息的感覺。也許是這種原因,小樂才離開了這個城市吧。正如你悄悄地來,又輕輕地走。我想,隨著歲月的流逝,彼此就會慢慢地淡忘這段純純的、深深的友情。

然而,彼此終究都忘不了這份友情。事隔多年,小樂還是忍不住給我發來了資訊,說對我的牽掛和思念就像一團火,常常在心中燃起。我雖然很感動,但仿佛情之深海早已平靜如水,再也激不起點滴漣漪,留下的只有些許淡淡的憂傷和一份友好的情愫。我想這樣也好,不至於彼此“舊情”重燃,有朝一日,小樂一轉身便會發現燈火闌珊處的那個人,我也便成了小樂生命中,一個永遠的知心朋友。

如今,小樂經歷了冬的蕭條,春的燦爛,夏的熾熱,歲月的洗禮,多年的打拼,終於收穫了秋的成果。他的作品遍佈全國大小網站以及雜誌報刊,還成功地舉辦了個人書畫展,我應邀去參展了。看著那些書畫作品,我仿佛回到了從前,激動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,眼睛還不時地模糊起來,我從心靈深處為小樂自豪,為小樂驕傲!